RSS
热门关键字:
当前位置 :| 主页 > 新开热血传奇私服 >

这不是将曹雪芹的实际年龄“缩小”了“九周岁”吗

来源:唐小堂 作者:蕴辉 时间:2017-10-06 04:49 Tag: 点击:


——菩提花。见者得福。得敦诚改诗之真意。(采自网络。)

三、敦诚《挽曹雪芹》诗?改前后有何不同

张次溪藏《鹪鹩庵杂诗》(抄本)中有敦诚的两首《挽曹雪芹》诗:只管公共都很熟识,为了叙述清楚,还是有必要把它们引在这里(那种以为自己早都知道,早都熟识而不再认真阅读、思考,则与真知失之交臂,损莫大焉。心未静,劳读有益!):

第一首:

四十萧然太瘦生,晓风昨日拂铭旌。

肠回故垅孤儿泣(前数月,伊子殇,因感伤成疾。),泪迸荒天寡妇声。

牛鬼遗文悲李贺,鹿车荷鍤葬刘伶。

故人欲有生刍吊,何处招魂赋楚蘅。

第二首:

开箧犹存冰雪文,故交零落散如云。

三年下第曾怜我,一病无医竟负君。

邺下才人应有恨,山阳残笛不堪闻。

他时瘦马西州路,宿草寒烟对落曛。

《鹪鹩庵杂诗》是抄本、稿本。在支出《四松堂集》刻印付梓时,只选了其中的第一首。诗题《挽曹雪芹》,特别加注“甲申”。诗句也有改动。

挽曹雪芹·甲申

四十年华付杳冥,哀旌一片阿谁铭。

孤儿渺漠魂应逐(前数月,伊子殇,因感伤成疾。),新妇飘零目岂瞑。

牛鬼遗文悲李贺,鹿车荷锸葬刘伶。

故人惟有青衫泪,絮酒生刍上旧埛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?改,无疑是经过慎重推敲而最终肯定的结果。我们能够对比一下,?改前后有哪些不同,以便从中有所发现。

第一处?改:特别加注“甲申”,分明是为了明示“卒年”。无须置疑。

任何节外生枝都没有意义。所谓死于“癸未除夜”甲申开年“送葬”的“观念”,乃是置“挽诗”特别明示的“甲申”“卒年”于不顾。“开年送葬”的说法,是把推断说成结论,总是缺点百出。

如若芹溪死于“癸未除夜”,至甲申正月“送葬”,如此之巧,如此特别,敦诚焉能不注!

“甲申”,干明净净!绝无先人推断的死于“癸未除夜”,至甲申“开年送葬”这样的于情于理完全违和的毫无根据、凭空推断、解释不清的啰嗦事。

“癸未说”的关键是:“壬午”未死,“癸未”必死。

《小诗代简寄曹雪芹》作于“癸未”,只能说明曹雪芹“壬午”未死,并没有说“癸未”必死。哪一条材料说“癸未”必死了?没有,完全没有。

大约是曹雪芹死于“癸未”的推断,没有属于自己的“实在日期”,即是说,曹雪芹死于癸未的那一天?一片茫然。于是又只好绕回到“壬午除夜”,将“壬午”与“除夜”实行拆分,区别对于,否认“壬午”而肯定“除夜”。借用了原本就是断句过错的“壬午除夜”,说“除夜不轻易记错”,既给“除夜”打个圆场,又给曹雪芹可能死于“癸未”的推断,探求“实在日期”拉了一个依托。这样,“泪笔”的下批者“推错了一年”这个“莫须有”也就瓜熟蒂落地产生了。

怎样知道“泪笔”推错了一年呢?

由于轻易记错,所以肯定记错,我说你记错了,你就是记错了。这种乖谬逻辑,对于“泪笔”的下批者来说,是一种近似于诬害式的强加,是极不控制,极不公正的。

以为“泪笔”的下批者,把“癸未”错记为“壬午”,难道他连曹雪芹是马年死的?羊年死的?还是猴年死的?都记不清吗?究竟是下批者发明了“指羊为马”还是我们研究者兴办了“指马为羊”?总是略有几分风趣并且颇为耐人寻味的。

对于“泪笔”的下批者来说,曹雪芹仙游之日,是铭肌镂骨的,而且每年都要敬拜!“余尝哭芹,泪亦待尽”的下批者居然能够将曹雪芹的仙游之年遗忘?谁能自负?

即使遵守“癸未说”对“泪笔”署年的判断为“甲午八月”,置靖藏本的“甲申八月”于不顾。难道“泪笔”的下批者,十一年间,竟然没有敬拜曹雪芹?十年事后,才猝然想起要“推算”曹雪芹的“卒年”?人尘寰竟然有这样不近道理的事?“余尝哭芹”,不是骗人吗?……

研究者们头脑逻辑的错乱,辨析思绪的违抗道理,所得结论的经不起推敲,固然有时只是反映在某些局限的命题上,但也往往令人惋惜,令人哀叹。

(所谓“红学界”,有一个通病,就是没有看完人家在说什么,只消与自己的观念稍有不合,就看不上去了,恐怕基础就不再看上去了。更不认真思考人家说得能否精确,只是循着自己的思绪,遵照自己认定的那个死理儿,他们乃至撞了南墙也不回头。我尝打个例如:就好比“转向儿”,他要是处于“转向儿”形态的时辰,你要让他明白那个精确的西北西北,那是绝无可能的。你说他错了,他还说你错了呢。没跟你急,没跟你出言无状就算好的。呵呵。)

敦诚《挽曹雪芹》诗,是经过斟酌推敲之后改定的,是慎重的、细密的。特地署明“甲申”,以示“卒年”,无可置疑,无可摇荡。

第二处?改:“四十萧然太瘦生”改作“四十年华付杳冥”。

“四十”没改,说明“四十”经过慎重思考,是精确的,是不能改的,是没有商讨余地的。所谓“取整数”的说法,只是客观判断,没有根据。

而“萧然太瘦生”改作“年华付杳冥”,才是我们应该仔细鉴别的。

“萧然”:萧条、冷僻、不景气的样子。

“太瘦生”,语出李白《戏赠杜甫》:“借问别来太瘦生,总为以前作诗苦。”“太瘦生”是说杜甫身形太瘦,有老友之间的调侃、戏谑之意。

敦诚较曹雪芹小二十一、二岁,岂能如此冒昧不恭?这是所以要改的来由之一。

“瘦”字谐音“寿”,很轻易使人以为“四十萧然太瘦生”就是指曹雪芹只活了“四十”整寿(这事儿竟然被厥后的研究者认成了“死理儿”。)。这是所以要改的来由之二。

?改为“四十年华付杳冥”,景况大不一致了。“四十年华”不是指整个生命时段,而是说在你的整个生命时段中,有“四十年华”“付杳冥”了。

(这个理会,有曹雪芹自己的“小说”隐写,在确凿无疑地证明着!后将论及。)

——这是敦诚改诗的紧要的来由!

——同时,也是我们揭开“四十年华”与“年未五旬”概况违和的关键所在。

曹雪芹素来是“年未五旬而卒”,就是说他还没到五十周岁,但曾经过了四十九周岁。而敦诚却说“四十年华付杳冥”,这不是将曹雪芹的现实年龄“收缩”了“九周岁”吗?

——正是!

记住这个“九周岁”!这是曹雪芹创作小说,隐写历史的确的“时空架构”中的重点。后背将会有自以为还算精粹的、昔人未始论及的紧要展示。记清。

第三处?改:“晓风昨日拂铭旌”改作“哀旌一片阿谁铭”。

这一?改的最大不同是:前者婉言,有“铭旌”,尔后者则强调那个“旌幡”上,为了“阿谁铭”而颇费踟蹰:是写曹霑?芹溪?芹圃?梦阮?曹天佑?还是写曹雪芹?(曹雪芹只是隐入《石头记》一书中的艺名、笔名,其时的生活中,即使同伴间,也还没有这样称谓。)姓名后面的功名、职位等等就更是难以落墨了:州同?居士?处士?亦僧亦道?都似乎不很妥贴。所以“阿谁铭”?是一件很纠结的事。敦诚的改诗正是强调这一点。

那种以为敦诚没能到场葬礼的推断,也是站不住脚的。“铭旌”“哀旌”是葬礼时的必备之物,他没到场,如何写得出?

(另,“晓风”究竟是指“春风”,还是指“朝晨”的风?研究者也有不同见解。我们能够用“大口语”来叙述一下,就能明白了。

如若指朝晨的风,应该说:“前一天-朝晨的风,吹拂着铭旌”,才顺畅。没有把“朝晨”放在“前一天”后面的糟糕说法。用“倒装”辩白、摆脱,是有力的。

这本不是“倒装”,而是我们研究者自己将“晓风”理会为“朝晨的风”,是以颠倒了原本无误的句式。

春风-前一天-吹佛着铭旌。——很顺畅,先说春季,后说前一天,不生活倒装题目。

在表示时间概念时,大的时段在前,比如:年、月、日;比如:时、分、秒;再比如“前一天朝晨”,没有说“朝晨前一天”的。

再者,大清早就出殡,也有悖道理。亲友们从各自家中赶往“孤立西郊人到罕”的香山脚下正白旗村,是必要时间的。研究者们可以不思考这一层,而葬礼的主办方则是必需思考的。

事实上,曹雪芹仙游于“甲申春”,是毫无疑义的!

“癸未说”为了隐匿“癸未除夜”以及“甲申正月”并非“春天”这个抵触而刻意将敦诚诗中的“晓风”说成“朝晨的风”。不说是“欺人”,至多是自己利用自己吧?为了无懈可击而置知识于不顾,多不好。)

第各处?改:“肠回故垅孤儿泣”改作“孤儿渺漠魂应逐”。

“肠回故垅”,是指曹雪芹的“肠回故垅”吗?曹雪芹并没有“肠回故垅”啊。他是“死便埋”的(芹溪墓地,就在老屋左近。)。“故垅”当指祖茔,而曹雪芹并未葬回祖茔。不合,必改。

改句“孤儿渺漠魂应逐”,避开了“故垅”的不合。

值得注意的是敦诚在改句中嵌入了“逐”字。当然公共都理会为“追逐”,谁也不会理会为“斥逐”“充军”。但是“逐”“竺”的谐音,还是应该引人思考的。

别以为敦诚不知道红楼细事!“且著临邛犊鼻裈”、“开箧犹存冰雪文”……敦诚知之甚明。而我们厥后者不知,反倒以为敦诚不知。

“(前数月,伊子殇,因感伤成疾)”的没有改,所传达的讯息。

1、为什么注为“前数月”?由于这样注,绝对角力计算明确。

其子死于癸未年的夏末初秋之际,注作“前数月”,就省却再注“年前”字样。而且“年前”的时间畛域太大,不准确。

借使再要准确,比如我们判决夏末初秋是八月,那么,间隔曹雪芹死亡的农历三月初一,就是六个多月。看着http://www.jnjxbz.com/xinkairexuechuanqisifu/20171002/174.html。用“前六月”表示,固然看似准确,反而轻易误解:是“六月份”还是“六个月”呢?

所以,用“前数月”作注,不会产生误解,也角力计算简便明白。

2、关于“伊子殇”的题目。“殇”字剖明其子属于非一般死亡。借使是因痘疫通行而亡,“殇”字虽亦可用,而商榷的余地还是有的。此其一。

其二,遵守“丙寅清和月下旬”,(鄂比学题扇、赠书箱、曹竺“相与共处五年八月有畸”之起始。——见笔者“曹雪芹礼心交鄂比”的相关陈说。)即乾隆十一年四月下旬算来,时至乾隆二十八年癸未,其子至多也曾经十七八岁,大小伙子了。染上痘疫的机率不大;即使染上,一定必死。

其三,研究者枚举的因痘疫而死的都是城里的低龄孩子,而远在西山的正白旗村子里能否有痘疫通行,纯属未知。

其四,痘疫通行,以致儿童死亡率高达80%,乃至高达90%,也不能由此认定曹雪芹之子就是死于痘疫。

把这样不能肯定的事,苟且地加以认定,这正是研究者贪图费力、滑向过错判断的岔路口。

更何况官方有据说:其子于普安淀溺水而亡。虽属一桩无头案,但究竟应当作为我们准确判断的一个方面的参照成分。不应完全怠忽的。

3、关于“因感伤成疾”

“感伤成疾”,可能是招致死亡的来由,也可能不是招致死亡的间接来由!

把“可能”,说成“肯定”;把“推断”作为“定论”,这是研究者们常犯的异常难改的痼疾。

第五处?改:“泪迸荒天寡妇声”改作“新妇飘零目岂瞑”。

第一,强调了未亡人是“新妇”。考证着乾隆二十五年曹雪芹去江南曾有“续娶”之事;

第二,强调了“新妇”是被扫地出门,有家不能归,是以“飘零”了。借使她仍旧住在故园,就不能说“飘零”。

第三,强调了“目岂瞑”。曹雪芹由于“新愁与旧愁”,由于“邺下才人应有恨”而死不瞑目!

这些被敦诚特别强调的残留讯息,对于我们准确地判断曹雪芹的死亡来由是大有襄助的。

“牛鬼遗文悲李贺,鹿车荷鍤葬刘伶。”没有改,所传达的讯息

1、这是敦诚较为满意的句子,所以不必再改。

杜牧在《李长吉诗歌叙》中说:“鲸呿鳌掷,牛鬼蛇神,不够为虚乖谬幻也。”极言李贺作诗遐想力厚实、采虚用幻、入化入神。

2、将曹雪芹的诗文与李贺作比。曹雪芹的血泪遗文,直令心机恣肆,惯以“虚乖谬幻”入诗的李贺尤其令人感到悲伤啊!

3、曹雪芹是死便埋的。象刘伶那样,坐在载荷着铁锨的车子上,让人推着,放浪游历,饮酒前行,死到哪里,就地埋葬。

婉言曹雪芹丧葬的繁复与苦衷情状。他死在香山故园,其葬地就在故园左近无疑。

第六处?改,将:“故人欲有生刍吊”改为:“故人惟有青衫泪”

“故人”,是指交往很深的人,也指故去的人。这里是敦诚强调与曹雪芹交往很深,指敦诚自己。

“生刍吊”与“青衫泪”的?改前后的不同!

“生刍吊”:

〖典源〗《后汉书·徐稚传》:“〔郭〕林宗有母忧,稚往吊之,置生刍一束于庐前而去。众怪,不知其故。林宗曰:‘此必南州高士徐孺子也。《诗》不云乎,生刍一束,其人如玉。吾无德以堪之。’”《诗·小雅·白驹》:“皎皎白驹,在彼空谷,生刍一束,其人如玉。”朱熹集注:“贤者必去而不可留矣,于是叹其乘白驹入空谷,束生刍以秣之。而其人之德美如玉也。”
〖释义〗郭林宗母丧,徐稚放一束鲜草在她墓前表示祭奠。后遂用“生刍、束刍、生刍一束、生刍致祭、生刍奠、生刍吊、置刍”等指对死者的祭奠,表示颂赞死者的德行。(采自百度。)

“生刍吊”,其实是比喻一种相称繁复但又虔敬地颂赞逝者、寓意夸姣的凭吊方式。其中蕴涵着凭吊者心田庞杂的思想情感。明明是对逝者诚敬有加,但却取一束鲜草放置墓前,不尚烦琐与浪费,反而尤其彰显逝者的如玉美德。

《青衫泪》,元·马致远作。从白居易长诗《琵琶行》启碇,写白居易与妓女裴兴奴的爱情故事。全剧共四折一楔子。《青衫泪》全名《江州司马青衫泪》,传播版本有:明嘉靖间李开先刻《改定元贤传奇》本、明脉望馆藏《古名家杂剧》本、明顾曲斋刻《元人杂剧选》本、《元曲选》己集本、《柳枝集》本、《元曲大观》本、《元人杂剧选集》本。——(采自百度。)

敦诚引“青衫泪”之典,蓄谋有二:

其一,敦诚曾写过《琵琶行传奇》剧本,曹雪芹写诗赞曰:“白傅诗灵应喜甚,定教蛮素鬼颜面。”这里用“青衫泪”怀念故友,愈显知道,有深度。既是成典,又出己意。

其二,“青衫泪”也明示了敦诚与曹雪芹的同伴相干,而非亲属相干。这里的“青衫”可绝对“白衫”而言,其中“不成敬意”的惭愧与自谦,也是不言而喻的。

第七处?改,将:“何处招魂赋楚蘅”改作“絮酒生刍上旧埛”

“何处招魂”?不准确。曹雪芹下葬了,有墓地,有敬拜之所。这句道理是说:我到哪里去为你招魂?使你回来续写你那似乎《楚辞》、《离骚》一样的不朽著作!

这句与“安得返魂香一缕,启卿沉痼续红丝。”所表达的道理是相近的。

楚蘅

释名、、杜莲、若芝、山姜。

气息(根)辛、微温、无毒。

主治胸胁逆气,头痛流涕,皮间风热等。李时珍说:“杜若乃神农下品,治足少阴、太阳诸证要药,而世不知用,惜哉。”(道理是说,杜若在《神农本草经》里列为“下品”,是治肾、膀胱诸经的要药,但是人们不知道用它,这是很怜惜的。)——采自百度。

有同伴解释说:“赋楚蘅——即赋楚辞。又《楚辞》有《招魂》,这里是怀念的道理。蘅,杜衡,多年生的香草。《楚辞》多写香草。”这样解释,也似无不可。敦诗中的“楚蘅”当是代指《离骚》,是将曹雪芹的著作比作《离骚》。这比喻,不很贴切。公共记得《石头记》第一回,曹雪芹曾将他自己的“粉碎历来小说窠臼”的怡悦之作比作“《庄子》、《离骚》之亚”。很快,他又“自相戗戳自筹措”公开批道:“斯亦太过”。曹雪芹写的是“小说”,而“楚辞”,当属“辞赋”,究竟文体不同。所以敦诚的“何处招魂赋楚蘅”一句,欠妥。必改。如若理会为:敦诚自己“赋楚蘅”,则更不成话。敦诚不会是指自己“赋楚蘅”。尤其是在曹雪芹眼前,如此自负、自大,不是敦诚的思想性情。改为“絮酒生刍上旧埛”,则避开了原来的“何处招魂赋楚蘅”不甚妥当的语义。“旧埛”指曹雪芹的墓地。明年再来敬拜时,墓地当然就成了“旧埛”了。“他时瘦马西州路,宿草寒烟对落曛。”也是指再来敬拜时的情况。?改之前的“生刍吊”被移到了?改之后的末句,又加上了“絮酒”。敬拜雪芹应有酒啊!——从敦诚《挽曹雪芹》诗?改前后的轻细变化中,我们滤析了这样众多的名贵讯息,这是值得我们进一步地深远思考并认真研究的。曹雪芹仙游于“甲申春”,应该是毫无疑义的了。

不过“四十年华”题目还没有处理啊?

由于“四十年华”题目自己就角力计算绕弯子,触及的眉目也角力计算多,我们也就只好绕着弯子、曲折着,从敦诚改诗这个核心说起,慢慢接近“四十年华”的本色。方针是按部就班,把题目说得清楚些,条理些,制止在曹雪芹设置的迷宫中丢失方向。憎恶不可取,耐性是必要的。

敦诚的改诗以及他的“四十年华”“付杳冥”,就且则说到这里。

既然“四十年华”“付杳冥”与曹雪芹的《石头记》有相干,我们就要回到《石头记》的文本自己,来发现端倪,探求本原。

四、是“石头”经“一僧一道,大展幻术”而变“扇坠”还是“美玉”自己变“扇坠”

(待续)

正是:

仔细改诗敬亭侠,讯息深藏谁鉴察。

四十杳冥真难解,日月双悬巧构架。

玉美立即变扇坠,石灵妙法幻仙葩。

暂且记住九周岁,展示重点见精华。

注:敦诚字敬亭。被曹雪芹化名冯紫英而隐写进《石头记》一书中。畸笏(曹頫)批曰:“豪侠”,是“传真写照之笔”。时人多不知也。(可参见拙文《冯紫英豪侠诚可考拔古剑斫地歌王郎》)。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